游戏
 

花落花开花常在【龙族三/防晒油组/网友篇】

千泓:

无效信




To:平塔岛象龟


今天翻了翻以前的邮件,真是笑死个人了,曾经的中二病毁灭世界啊。不过也有小惊喜,谢谢你陪了我七年(竟然这么快就七年了)




这是一封无效信件,发出去以后石沉大海。可能是主人丢了手机,通讯录里的联系人名单都没有了;也可能是主人的硬盘格式化了,曾经的上网记录被洗得干干净净;也有可能,在前两天日本核电站泄漏引发的灾难性海啸中,收件人遇难了……


关于那场海啸,铺天盖地的新闻和猜测每天早上都落在人们门口的报纸上,人们自以为掌握了真相,其实他们离事实中心还很遥远。就像很多人都不知道一个国家大概有50万的隐形人在做小白鼠,他们被叫做职业试药者。人道主义叫嚣最凶的美国在这个群体面前也会偃旗息鼓,因为全社会都需要他们。


谢铭就是其中一员,或者说曾经是,最开始是因为什么去做试药者已经不记得了,但是第一次拿到报酬后立刻就想回头再去一次的心情至今都忘不了——虽然医疗机构一再保证感染几率不会超过百分之零点几,但谁都知道一旦感染死亡率就是百分之百——那简直就是拿命在赌的豪局啊,可是明知道前面是万丈深渊还是停不下来,贪婪在人类的骨血里扎根了千万年,怎么会在区区一个个体身上特例?


那个时候简直觉得自己正在向极渊深处堕落,十八九岁的人生就此暗无天日,每天都在担心自己身上的艾滋血清或者肿瘤细胞突然爆发,也许哪天站着走进医院体检证明自己是健康的,然后就再没走出来。


苦苦熬过一年后,谢铭攒够了钱,去了据说社会福利超好的法国旅游。在蒙塔利维海滩上,他见识到了真正的天堂。阳光饱满,沙滩松软,无数漂亮的大腿和胸脯在眼前晃过。谢铭在这里呆了三个月,帮便利店的大叔卖防晒油。每天领着装着防晒油的篮子在沙滩上散步,看到美女就走过去问她要不要试涂防晒油,如果答应就可以帮她涂防晒油。在这里,就算他无所事事好吃懒做也不会有人谴责他,因为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比他更懒散。如果他有一个法国国籍,那么冬天的时候他就可以去领着救济金混吃等死,到来年的夏天再满血复活!


这样的生活,简直天堂!!


谢铭把他的现状和对未来生活的展望整理发在了Twitter上,一个ID为“平塔岛象龟”的人几乎秒赞。一年多来的阴郁和压抑突然就释怀了,谢铭简直想穿过屏幕去拥抱对面那只“象龟”。


在这个每个人都上进每个人都努力每个人都有梦想的时代,竟然还有人跟他一样向往这种堕落的生活,天大地大,突然就不孤独了。


谢铭泪流满面地关注了对方,还特别矜持地没有上前搭讪。后来他会经常发一些海滩生活的照片,象龟一直在关注,同样矜持地只点赞转发不评论。这样的隔岸观望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谢铭有时候会胡思乱想。直到有一天,象龟发了一张神社樱花盛开的照片。飘零的樱花树下跪坐着一个穿着巫女服的小女孩。


【真美啊……好想攒钱去日本】


【是么……如果要来的话,我可以接待】


【啊啊啊啊啊啊啊美少女亲自接待的日本之行我已经等不及了!!!】


【不……那是我妹妹】


【大舅哥!!】


就这么一来二去地勾搭上了,后来谢铭想起来还觉得神奇,他之前准备的一百种勾搭方案都用不上了。生命存在意外之喜,属于他的那份正在到来。




小白鼠


一眨眼七年过去了。


全世界几乎都在疯传日本海啸的事。


谢铭在这个时候打算去日本,便利店的胖大叔说他脑子进水了。现在去日本有什么好看的?除了废墟和狼藉,就是惊慌的人群,3月份樱花还没来得及开,也许今年都不会开了,更何况他还没有钱!


钱?这么多年过去了,谢铭再没为钱焦虑过,只要他肯,随时都能拿到钱。但是这次不一样,他要一次性拿到足够去日本的钱,普通的试药已经满足不了他了。


谢铭在圈子里专用的网站上寻找信息,还真让他发现一个,美国佬就是舍得花钱。


这次试药是在美国芝加哥一个私立大学的实验室,是一种血清,具体治什么病对方没告诉他们。只知道第一轮体质筛选就刷掉了好多人。因为药性太强,一部分人群适应不了——听到这个解释的时候,谢铭心里一惊。


“你不害怕吗?”


旁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谢铭一跳,几乎要把心里的秘密泄露出来。


跟他搭话的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穿着肃穆的黑色西装,胸前的口袋里插着洁白的山茶花,好像刚刚从葬礼上回来。或许是真的太害怕了,作为一个资深死宅谢铭竟然跟陌生人聊起了当年的心病。


“您知道吗?我十八岁的时候第一次去做试药者,觉得全世界都完了,我也完了,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可以用命去换金子的人,可我就算在心里唾弃自己千万次也不回头,后来我攒够钱离开了那种生活,很多年过去,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忘记那种感觉的时候,今天才发现,它其实一直没有走,就藏在我心里,就在等这一天。”


老人和谢铭并排坐在长椅上,他一坐下,谢铭就感觉到这位老者的魁梧,他已经满头白发了,却穿着讲究,身材挺拔,形容体面,精神矍铄,像一把历久经年也依然锋利如初的钢刀。


“你这就是在害怕嘛,恐惧在每个人心里都扎根,日复一日地折磨你,除非你被它彻底打败,否则它永远不会离开。十八岁的时候你害怕自己这么年轻就死在这种阴森森的地方,它就变成了你一生的心理阴影,从此你一进医院就会想起当年那个独自一人走进去的自己,你活着走出来了,可十八岁的你却永远留在了死亡领域……”


他们两个一起看着走廊里的天花板发呆,老人的目光也在飘远,也许回到了那个初夏之夜,复仇男神活着走出来了,年轻的昂热却永远留在了那个地窖……


“您说得对,我确实害怕了,十八岁的时候我害怕我为了钱而来,最后万一还没拿到钱就挂了岂不是太苦逼,因为那些所谓的研究所实验室看起来真的很像给失足少女做流产的私人诊所……”


谢铭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昂热看了他一样,却发现他在流泪。他已经二十六岁了,开始进入后青春时代,跟现在的90后00后比起来已经不再年轻,何况还是个死宅男,可泪水留在他的脸上,却让那张泛善可陈的面孔单纯得像个少年。


“孩子,你回去吧。据我所知,你也不是非要这笔钱不可,你在法国生活的很好。”


“我不会回去的,当年为了什么我不知道,现在为了什么我很清楚。我曾经跟我最好的朋友说过,如果你想做一件事,不要叫它梦想,然后把它挂在天边,立刻动手去做。我想去日本见我的朋友,我没有钱,试药可以给我钱,有钱我可以去日本。所以我来了,就算怕得要死我也不会回头。”


“可你心里还是很害怕。”


“可我心里还是很害怕,我还没有去日本,还没有见到我的朋友,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我们的心太脆弱了,悲伤、愤怒、恐惧……任何一个都能轻易打败我们的心,但同时一定有一个人或一件事可以赋予你对抗世界的无穷勇气,一旦它们突破了屏障,你就获得了狮子的心!


“那一定生死之交的挚友。”


“不,只是网友……”谢铭不好意思地说。


昂热虽然意外,却也理解。不论是网友,还是挚友,因为他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那么为了去见他,赴汤蹈火不辞。


“我是一个学校的校长,你很像我的一个学生,一个我很喜欢的学生。”


“是么,”谢铭羞涩地笑了一下,“我只读到高中,我上学的时候老师都不喜欢我。”


“当初为什么不上学了?”


“谁知道呢,大家都是普通人,这些年过也过得乱七八糟,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轮到我了,”他站起来向昂热道别,“您别笑话我是个死宅,这里有我每个网络账户的用户名和密码,如果我没出来,帮我跟大家说一声。”


昂热接过他的手机,郑重地像在举行仪式。


“我会的,祝你好运。”


“承您吉言。”




炼金术


谢铭进去后,楚子航才从墙角走出来。


“等很久了吧。”昂热没有看他,只是盯着手里的手机。


“听说里面在研究白王的残骸。”


“只不过是一堆骨头渣罢了,装备部的疯子们妄图以炼金术炼出起死回生神药,”


“炼金术?”


“龙族曾经用来统治世界的两大神力,言灵和炼金术,真正的炼金术可是黑王用来融合骨和血从地狱复活的一大助力,中世纪的时候炼金术盛行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真正的炼金术几乎失传,留下来的都是一些骗人的化学反应,我们现在掌握的能力也都是言灵。疯子们认为就算化成了灰,骨灰里的龙类基因是不会泯灭的,只要遇到合适的刺激,一定会被再次激活,最有可能的刺激原就是同类的血,而混合了白王骨灰的龙血,复活个把人应该不是问题……”


“所以他们也是混血种吗?”楚子航皱眉,这些人看起来太普通了,比路明非看上去还没天赋,估计他们自己也完全不知道有龙这种东西。


“你听说过‘血统沉默’吗?”昂热这次停顿的时间有些长,“龙族的血统并不会在每个混血种身体里觉醒,它涉及一个种族的集体意识,一种基因的深层编码,封存在血脉里,对一些人会敞开,对其余人却长久缄默……疯子们的实验要保证安全性,不能造出第二个赫尔佐格,所以他们选了这些最无害的混血种……”


“所以,他们还是普通人了,”楚子航看向紧闭的手术室,“可看上去那么孤独……”


“其实,大家都是普通人,谁又比谁更优秀呢。”昂热起身准备离开了,短短一瞬就苍老了许多。他的朋友和他的学生一个一个比他先走了,属于他的时代的温情和成就正在慢慢消散。


“最后一个问题,校长,您说的那个学生是路明非吗?”


“不,他是真正的S级,你的前会长,生来就有狮子的心。”




花常在


源稚生的身体里现在涌动着新鲜的血液,混杂着白王骨灰的龙血重新填充了他干枯的身体,曾经那些狂暴汹涌的龙血现在温和地在他的皮肤下流动,因为人类的血稀释了龙血,变成了起死回生的奇迹。这本来是不可能的,可用炼金语言来解释的话——一种近乎神圣的对立面的结合,以死亡为结局,就会孕育出新生,称为‘炼金术的孤儿’。到最后卡塞尔装备部也没能解析炼金术的奥秘,被昂热狠狠骂了一顿,扣半年的经费!


源稚生询问过龙血提供者的信息,可是这些东西受到TMD保密协定保护,让他连个道谢的机会都没有。




To:平塔岛象龟


象龟君,我打算去日本了




To:平塔岛象龟


真可惜,今年的樱花没看到sad……




To:平塔岛象龟


孤独的乔治死掉了!!!QAQ




To:平塔岛象龟


好消息,据说布拉格还有一只叫Tony的雄龟,可能是平塔岛象龟,你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www




To:平塔岛象龟


我在日本呆了三个月,钱快花没了,我得回去了,抱歉,今年没能和你一起赏樱花,抱歉……




Re:天体海滩防晒油


我回来了




Re:天体海滩防晒油


没关系,樱花明年还会开的,每年都会开的




“我回来了!”


源稚女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昂热刚好准备告辞,离开山中的那座小院。樱花从山顶飘落下来,新干线呼啸而过,昂热站在月台上,眺望水洗过般的天空。最后还是把手机扔下了山谷。屏幕上闪烁着最后的“消息发送成功”。


我们这一生中,是不是也有个素未谋面的朋友在哪里为你悄悄付出了所有……




Re:平塔岛象龟


欢迎回来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曾经陪我们走过最孤单的岁月最后却失散在人群中的网友们




——Fin——




上篇请戳这里:http://hondlars.lofter.com/post/2999f1_d21364





脑洞又开过了抱歉大家_(:зゝ∠)_ ……

 
评论
 
热度(39)
  1. lun殷戍梁 转载了此文字
© lu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