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八百比丘尼

渡空:

是日本的一个民间传说啦!








八百比丘尼




乐正绫时常见到一个人,从她还是一个啥都不懂的小毛孩儿开始就时常见到她。


那人生了一副姣好容颜,浅灰色的头发盘成一个奇怪的髻,却煞是好看,湖水般碧绿的瞳仁平静而又深邃。深到与她对视时,那双眼睛想要把人给吸进去似的,永久地沉溺在里面,出不来。奇异的是乐正绫已从毛头小鬼长成了婷婷淑女,那人却还是一副十六七岁的模样,一如既往。


乐正绫向村里人问过那人,据说是曾为洛氏,名天依,这还是她费了不少脚程,向一老者问来的。村里人只道她是个老不死的妖女,据说是曾为洛氏,名天依。就是因为她来了,粮食才会连年歉收,差点闹了饥荒。乐正绫觉得乡民们说的有理,过了那么多年都看不出一点衰老痕迹的人,怎么可能是人,最起码不是什么普通人。想到这里,乐正绫心中难免有三分畏惧。


可她又怎么可能是妖女呢?乐正绫想着,自己找不到路是她送自己回的家;自己摔伤了是她为自己止的血,敷的药;哥哥害了病是她又奇方治好哥哥,乐正绫的亲人只剩她哥哥龙牙了。可惜她哥哥患了不治之症,三个月前就已经过世,这病怕是神仙也无力回天。


家田抵债,孤苦伶仃的乐正绫饥肠辘辘。她刚刚从一个大户人家在外摆的喜宴上顺走了一块肉,听别人说这好像是从海里捉的人鱼的肉。海是啥?人鱼是啥?从没走出去过的乐正绫哪管得了那么多,光是活着就已经耗尽了她的元气。


不料,那户人家的狗机灵得很,发现了她这个不请之客,朝她狂吠着,家丁们见状,也随意抄了个家伙什子不紧不慢地冲向乐正绫。反正是个小丫头片子,还跑得过我们大老爷们儿?乐正绫哪见过这阵势啊,她急中生智,拔腿就往林子里拐。


家丁们眼瞅着乐正绫在林子里左拐右拐,不知道往什么地方一跳就没了影。居然跟丢一个小丫头片子家丁气得牙根直痒痒,但又无可奈何。能拿她咋办?再追,自己都得丢在这林子里。一群人便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乐正绫哪晓得眼前的是个什么洞,管它住的黑熊老虎,被这些猛兽吃了也比被人抓去不知道能干点什么强。当乐正绫看清了洞穴中洛天依的脸时,心中莫名放宽了心,两眼一黑便直挺挺地倒向前去。


等乐正绫醒来时,洛天依刚好找来食物,暗中微妙篝火旁乐正绫的红眸澄澈通透,直直地盯着洛天依怀中抱着的食物。洛天依笑着把食物放到她面前,看着狼吞虎咽的乐正绫问道:“我可是‘妖女’,你不怕我?”


“有点。不过好像也没有,有啥要怕的?”乐正绫用力咽下满嘴的食物,思索着回答。


“真有趣,像你这样纯净的人我倒是头一遭见。就这样去了,也可以无悔了。”洛天依笑了,最后一句话说得极轻极细,却没能逃过乐正绫的耳朵。


“为什么要寻死?”


“人间百姓活得太苦,我已经看不下去了。而且……你明白一个人独活八百年的滋味吗?”洛天依的眼眸幽深不可见底,“被世人所向往的长生不老,真正出现只会被当做怪物而感到恐惧。世人都是有排除异己者的本性的,我去往每一个饥荒战乱之地,人们却以为是我引起的饥荒战乱,所以我被称为‘妖女’。与其如此,不如一死得以解脱……”洛天依的眼中滚落出一滴晶莹的泪滴。


“洛……姐姐还是不要死的好。”乐正绫眼眸清澈,“我还没有报答姐姐的恩德,姐姐就这样去了,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洛天依沉默了。就在她无法言语的当儿,乐正绫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拍一下脑袋问道:“姐姐你应该是普通人吧?为什么会长生不老呢?”


“人鱼肉。”洛天依沉思良久缓缓答道,“我当年误食人鱼肉,然后便是现在这般光景。”


乐正绫眼珠一转,笑着问道:“姐姐,你说我陪你一辈子好不好,你的一辈子。”


“好是好啊,但是怎么可能。”洛天依也笑着,语气有点哄骗敷衍。


洛天依看见乐正绫诡异的一笑,从怀里摸出个什么东西吞了下去。尽管乐正绫速度极快,但是怎么能逃得过洛天依敏锐的眼神?洛天依脸上微微浮出点惊讶,说:“你怎么会有人鱼肉?”


“这种小细节姐姐就不要在意啦。”乐正绫笑起来,纯净眼眸藏不住涌泉般的欢欣,“这样我就可以陪姐姐一辈子啦!我一直都喜欢姐姐,一直都在无形地依靠着姐姐,我明白姐姐心里有多寂寞。以后,我就一直跟着姐姐了,可别想甩下我。”


洛天依看着乐正绫的纯净红眸有点哭笑不得,温柔地说道:“败给你了。”乐正绫自然晓得这是个什么含义,一对琉璃般红眸弯成了新月,洛天依深湖般的眼眸里也漾出了道道柔和波纹。乐正绫自然而然地牵过洛天依的手,奇异的红晕同时飞上了二人脸颊。


自此后世人常见一红一蓝二女子,容颜经年不衰。二人周游列国,扶困济贫,深受穷苦百姓的爱戴,百姓以为是有仙女下凡,民间处处流传着二人的传说,人们称此二人为“比丘尼”。


 


HAPPY END 一千六百比丘尼



 
评论
 
热度(14)
  1. lun时光是时代的眼泪 转载了此文字
© lu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