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记个梗,和昨天的大概一路?反正三兄妹就要虐定了....

千宿五十弦:

此刻的源稚生提着他那把还沾有血的蜘蛛切,走在东京的某条街上。被清场的街区空空荡荡,活像末日之后余留下来的那样,天还相当配合的给了点小雨。
都说男人做了什么大事之后都要抽支烟,无论是杀人越货还是和马子上床。
源稚生也一样,但显然他的蜘蛛切和浑身血迹足以说明没有哪个姑娘会愿意在大街上玩这样的play。
稀疏雨水几乎要把源稚生浑身浇透,但是口袋里的烟没有被浸湿,打火机也能够在“啪嗒”一声后燃起火焰。
源稚生一边走,一边单手摸索着点烟。他并不在意雨水把燃着在一端的火星浇灭,只是沉默地走着,再沉默地吐出白烟。
站在这条长街道的最尽头,源稚生看见了两个人影,一个是源稚女,一个是绘梨依。
同样的,源稚女和绘梨依,也隔着雨幕看见了有些摇摇晃晃的火星,在不大的雨里明暗交替。
去给法国妞卖防晒霜只能等到下个夏天了啊……

 
评论
 
热度(10)
  1. lunLomian 转载了此文字
© lu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