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芥子劫后续

渡空:

乐正绫视角:




洛神,居然又有人进入这幻境中了。你说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快走了?呐,洛神,你知道吗,那人像极了你。若是这人不来,我定是要撑不下去了吧?




呐,洛神,想想当初我从劫中出来的时候啊,那神女也真是好得很——也可能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肯来渡劫的人罢,晓得我性格耿直,直截了当地告诉了我:洛神已死,投身轮回。




我突然地笑了,这人间我早不熟悉了,你又投身轮回,救得出来你又怎样?神若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又怎会投身轮回?我对神女说请让我守着你的轮回,让你世世为人,生得富贵人家。那神女答应了。




我便去了那幻境,在这幻境里守着你。




守卫轮回之力太过强大,你说我一个凡人肉躯是要怎的才能熬下来呀。我的肉身早已被这强大力量摧毁了,但我实在是想你的紧,一年一年的执念凝聚着,居然又生出了一副完整的躯体。不会老,也挺好的,只不过我再也走不出这幻境了。也没什么的,反正我也从未打算过走出去。




洛神,刚刚那孩子走的时候居然带走了一粒芥子,那可是我珍藏着的最后一枚芥子啊,本想藏在荷包里在某一世赠予你的。罢了罢了,也是有缘吧,我还是挺信缘这东西的。




我应该不是凡人的,洛神。你说,我最起码不是普通的凡人吧?不然当初我怎能看得见你。现在你看不见我了,我却得以注视着你的每一世。洛神,你能否告诉我,为何你爱上的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的,与我有点相似?




可是我在这里无论对你说了多少你也是听不到的,更不会晓得我这么一个人。也好,你也看不到我面临崩坏的脸。




洛神,我很想你。洛神,我很想你啊……




都是假的,都是谎,什么也好,什么坚持,都是谎,都是我对自己说的谎啊!我早就撑不下了,我想从这幻境出去,我想你能再看我一眼,哪怕是这副崩坏的满布泪水的面孔,我想你最起码能知晓我这么一个人啊!




呜呼哀哉。




可是做不到的。这副躯体太过干净纯粹,我对你的欲念太重。看,它开始一点点消逝了,从双足开始,一点一点地,消逝了。你说我去得了轮回吗?能的罢,我执念欲念何其大。




洛神,我去找你了。这一次,同为凡人,便是没有问题了罢。




我等了你千百年,又守了你千百年。用这千百年的无结果换与你相知一世,不过分的罢。




欲念无穷极。






洛神视角(注:洛神与第一篇的第一人称毫无关系,且此篇是轮回为人的洛神):


我又做了那个梦。


一次一次,不断地梦到一个少女的背影,那少女梳着一条长长麻花辫,头顶一撮青丝俏皮地翘起。


她是谁?不晓得。见过她吗?没有。那为何会感到那个背影如此的决绝,落寞与不舍。
我渐渐地开始想她,梦中的那个少女,想她能回眸一次,幻想着回过身来会是怎样的一副美丽面孔。她一定很美。


怪哉,我为何会对梦中人如此上心。洛家千金为一个梦中连正脸都未曾见过的人思慕如狂,且同为女子,要是传出去,外人指不定笑翻了多少条街。


但我没法子让自己不去想她。她的背影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梦中的屋前,巷口,河滩,林间……最后伫立在荒凉夕阳下的背影思念绵绵。


我一定是病了罢。身子乏得很,或许去郊外踏踏青会好点罢。


我出门去了,没让随身仆从跟着,独自寻向洛河畔。远远地瞧见有一少女靠在一棵桃花树下小憩。我不自觉地走进,那少女头顶翘起的青丝模糊了我的双眼。


毫无颜面的,任凭自己的泪水打湿对方的脸颊、衣襟。她毫无征兆地睁开了双眼,赤红色的眸子干净澄澈。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了?别哭啊。”


“洛……天依。”是她吧?我一遍遍地擦拭着眼泪,想要看清她。


“别哭。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她拉我坐下,轻轻抚着我的后背。我忍回泪水,睁大了双眼看向她,赤红眸子里倒映着的我的脸竟美得不似凡人。


“洛天依,你可晓得你有多美?”她突然极其认真地来了这么一句。就在我发愣的当儿,手里已经多了一个荷包,“这个送与你,改日见。”


她跑远了,脑后垂着的麻花辫随着心绪一同摇摆。




HAPPY END



 
评论
 
热度(12)
  1. lun时光是时代的眼泪 转载了此文字
© lu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