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龙族】【日本组】精神污染三十题

昕不在此:

*含有大量龙三下剧透
*日本组中心,少量零相关出没
*cp很混乱,含有大量路绘,雷者慎
*这样也OK?那么↓


 


药物依赖
源稚女掰开最后一支漾着浓郁紫色的鸡尾酒,灌进了嘴里。


死玫瑰
在仿佛将天空也烧灼成刺目猩红的大火中,源稚生最后看了一眼仿佛睡着一般安然微笑着的樱井小暮的尸体。


谎言
“哥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当然了,稚女。”


若我英年早逝
“如果我没能活过这个夜晚,就把这两把刀送给他吧。可惜他一直是个好对手……”


光亮恐惧
“是啊你是天照命,你永远被阳光所笼罩着,所以你什么也不懂,不懂我们这些缩在角落的蝼蚁,在对阳光的渴望与恐惧中惶惶不可终日。”


面具与武器
男人微笑着缓缓摘下面具,天丛云从失去一切的风间琉璃手边脱落。


无名碑
“如果我离开这里,今后还会有谁会记得每年给老大送一束花呢?樱也不在了。”
名为乌鸦的男人跪在碑前,一个人絮絮叨叨着。


我将为你送葬
源稚女扑向被化学试剂所淹没的浴缸,四周十四枚栩栩如生的蜡像翩翩起舞,仿佛在为谁吟唱着葬歌。


无人生还
路明非最后看了一眼远处被鲜血染红的藏骸之井,坐上了酒德麻衣的直升机。


窒息
源稚生的头被按进染满鲜血的浴缸里,胸口传来被贯穿的疼痛。


行尸走肉
“哥哥你知道吗?你杀死我之后的日子里,我就除了仇恨什么都不剩了。那个名叫源稚女的人格已经被我抛弃了,所以我已经感觉不到爱了。”


肢体伤残
源稚女拖动着染血的双腿,拼命想要抓住被赫尔佐格拖向极渊的哥哥。


消失的影子
“如果蛇岐八家是光的话,那么猛鬼众就是影子。”


梦魇
那究竟是弟弟创造出的噩梦,还是哥哥编织而成的?


无疾而终
“我们可是连新娘礼服都准备好了啊。”苏恩曦叹了口气。



黑色的经脉顺着女孩的身体勾勒着,从手腕一直到足尖。


老歌
“你还记得我给你听过的那一首《东京爱情故事》的主题曲吗?”路明非拥抱着身体逐渐冰冷的女孩,“‘如果不曾与你邂逅,我们将永远是陌生人。’如果我那一天没有闯进你的生活……就好了。”


信任丧失
那一天不知为何偶然没有选择回家,源稚生在那间地下室里见到了他一生也忘记不了的场景。


语言暴力
“你懦弱、无能,没有那个名叫风间琉璃的人格,你只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向女孩一样的被人欺负的男孩罢了。”


割裂的画幅
路明非收到了那幅在路边画的仿佛十八世纪宫廷油画一般的画作,只是中国邮政的工作质量实在太差,公主的面孔被不知什么时候碰到的尖锐的棱角撕裂。


单程票
隔着车厢的门,路明非微笑着向车内的女孩挥手。


枷锁
这些年他一直做着这样的噩梦,他的弟弟展开满是鲜血的双臂,脸上的笑容仿佛坠入云端般飘渺:“你回来啦,哥哥。”


帷幕积尘而落
隔着无形的屏障,路明非死死地盯着茧中的女孩,面色苍白如纸。


昔日已死
源稚女一个人去看了流星雨。


眠咒
“这一次睡去……就可以永远不再醒来了吧?”


永冬
战斗机与她胸口中纷飞的雪花一同坠落,她抱紧那只名叫“佐罗”的泰迪熊,心想,这是最后一次了。


末途
“所以我想要让我的儿子们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啊!”上杉越咆哮着,冲向眼前成群的死侍。


沉溺致死
源稚女颤抖地抱住浸泡在满缸鲜血中的他的兄长。


留声机
隔着机器发出的夹带着沙沙声的梆子声震荡着耳膜,源稚女更紧地抓住路明非的领子。


太阳照常升起
路明非从噩梦中惊醒,看到自己口水流满了飞机的靠垫。

 
评论
 
热度(63)
© lu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