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短打】Injury Time

雷物製造商:

Injury Time[伤停延时]




CP:双源


Tips:①3分鐘②無法兌現的承諾③一步之遙




他一直都是他的追随者。不论是在“那里”,还是这里。




源稚女看着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的源稚生,对方正一如既往地笔直地站立着,像是不被风蚀得一点不剩就绝不倒下的剑鞘。那么的坚毅,又,那么的坚硬。




他一直看着那个人,然后举起了剑。最初的最初是谁用布满了薄薄的茧的手牵起他还算稚嫩的手去握住那把注定要沾满鲜血的剑。现在又是谁,将要让他执起那一把剑与他锋刃相向。




真是可悲啊。




源稚女下意识地勾起嘴角,一个嘲讽的弧度轻而易举恰到好处。




“我上了哦,哥哥。”




他对那个人——源稚生,他的亲哥哥说道。如意料之中一般,源稚生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波澜,依旧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他站在那边,同样举起了他的剑,以行动告诉源稚女他已经准备就绪了。




那么——




源稚女只见眼前一阵冷光闪过,凛冽犀利,那是他的刀锋,而刀锋的目标正是源稚生。冷光逐渐远离视野中心飞向源稚生,而对方也作出了回应,来自于蜘蛛切的刀锋是那样的熟悉,象征着他小时候的信仰。




刃锋相接,绚烂的光充斥着视野,持续了数秒,然后归于平静。




这场战局,不过三分钟。




“我输了啊,哥哥。”




直到最后,他也依旧是追随者么。




源稚女这么想着,无力地把身体向后倒了倒。凉意,自指尖传来。




他半低下头去看,却见那是绘梨衣冰冷的手在扯动着他的手指,而小姑娘现在正一脸不满地看着他。




看到源稚女还是没有反应,绘梨衣便又指了指电脑,示意源稚女快点把位置让给她让她跟源稚生玩一场。




源稚女正要作出反应,却看见绘梨衣被人从背后一手揽起,“绘梨衣今晚早点睡好吗,我还想跟稚女玩一盘。”




那个人抱着绘梨衣站在橘黄色的灯光之下,那么温暖,那么熟悉。




啊啊,源稚女把手搭在自己的眼睛上去遮住这光,真希望这不是梦境。




—Fin—


为无聊的我点个蜡烛,就是很想看他们打网游怎么破【

 
评论
 
热度(27)
  1. 花开花落。起起跌跌镜面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2. 花开花落。起起跌跌镜面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3. lun镜面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 lu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