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恒星时 拾壹

0.0

七曜外典:

荆棘从何而来?它不是神创造的,因为神造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神在伊甸园中吩咐始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二16-17);魔鬼却引诱始祖说:「你们不一定死;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4)。 
这是罪恶的开始,人想要像神一样,跟神有同等的地位,结果违背神的命令。人类犯罪后,遭受神的咒诅:女人要加增怀胎的苦楚;男人必终身劳苦、汗流满面才得糊口;地要长出荆棘和蒺藜,成为受咒诅之地(创三16-18)。因此,荆棘是见证人的犯罪,它是象征人遭受咒诅。 




——以上两段话引用自豆瓣《圣经中的荆棘——认识我们的主》祝大家圣诞快乐,虽然没有烤火鸡,但是也有壁咚。




库洛真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大概降到了人生中的最低谷。下午和薇塔去看了深藏于帝都地下的绯红终焉魔王——绯色骑神后,他整个人都感觉很不好,以前和薇塔一起通过苍之骑神的试炼时,他都没有这种恶心到极点的感觉。在那个被封印的红色骑士像前,库洛居然觉得自己的心脏痛如刀绞,似被一把利剑穿心而过。他难受得当场吐了出来,像是要把隔夜饭和肠胃都要吐出来了。明明是模糊不清的幻象,却都像走马灯一样从脑袋里穿过,头痛欲裂,大脑似乎被劈成两半,酸水不停地向上翻涌,直到薇塔大感不妙,用魔法给库洛治愈时,他的神智才稍微清醒了些。


“怎么回事啊,你?以前可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薇塔用手覆在库洛的额头上,掌心发出柔和的蓝光。


“对不起,薇塔,让你看到我这副模样,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咳咳!!”被胃酸烧灼过的喉咙还不能说太多话,库洛捂住自己的嘴咳嗽起来。


“你还有形象可言?”


“喂……”


“呵呵,你最落魄的样子我都见过了,在我面前不必计较这些事情。”深渊的魔女放下魔杖,把另一只手也覆上来,用以增强魔法的效果。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脑突然产生幻觉,像是有很多不属于我的记忆涌进来,那感觉……非常糟糕。”


听到库洛的话,薇塔施法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下,但随即又像没发生任何事情似的继续给库洛治疗。


等库洛恢复得差不多了,两人就离开了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在升降梯上,薇塔一反常态地不发一语,到了地面以后,甩下一句“要去和盟主定期汇报”就走了,留下库洛一人百无聊赖地在帝都大街上晃荡。


在去了一趟赛马场和赌场,把随身带的钱全部输光以后,库洛还是没能消除那个绯色骑士带给自己的阴影,于是继续沿着深夜的阿诺鲁河岸独行。


漫无目的的库洛完全感不到饥饿与困意,倒是巷子里的几只野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种毛绒绒的、脾气捉摸不定的小生物很是讨库洛喜欢,他与野猫玩得一时忘形,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合同标的已经来到了身边不足五亚距的地方。


于是他只好故作镇静,摆出一副老道的样子,企图用略有些轻浮的态度和语气暗中给对方施压,让他知难而退。谁知那个黑发少年就那样呆呆地站在原地,既不离开,也不说话。


库洛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他打算冒险实践一下这个大胆的想法,虽然有可能会吓坏贵族家的小少爷。库洛大步朝里恩走去,一下子把比他矮半个头的Omega少年推到墙边,左手撑着墙,右手轻佻地勾起里恩的下巴,用危险的血红色双瞳看着他,“算你幸运,小少爷,现在没有第三个人,我可以给你点特殊服务哦?”


“特殊……服务?”被逼到墙边的里恩感觉全身都发烫起来,但他知道这不是害羞,而是因为这个Alpha的气味。


他有些迷恋这个味道。明明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他却觉得这个味道很怀念。不是在沙漠被掠夺者俘获的时候,而是……更早的时候。里恩总觉得,他似乎在别的世界,或是好几个世纪以前,就已经熟悉这个气味了。而眼前的银发青年接下来的发言让里恩的大脑差点当机:


“因为啊,哥哥我是做那种工作的哦?”


“哎?”


“就是……夜店的牛郎啦牛郎!”库洛朝里恩眨眨一边眼睛,“今天正好休假,出来散步的时候遇见了你这么一个看起来寂寞又可爱的小少爷……怎么样?只要支付50米拉,哥哥我就可以安慰你受伤的心灵,听你倾诉哟。”


且不论对方是不是真的牛郎但这样子看上去绝对是个骗子。“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里恩弯下腰,想从对方的臂弯下逃走,却没想到对方却伸出一条腿来踩在墙壁上,拦住了里恩的去路。


“一个Omega遇见一个Alpha还想全身而退?小少爷你想得太天真了。”库洛收起刚才那副嬉皮笑脸,换上了一个危险的眼神。


“红叶切。”看到对方有些得寸进尺,里恩使出了在极小的空间内利用拔刀术的威力砍中对方手脚,迫使对方动作迟缓的招式。只不过出于不伤人的考虑,里恩只是用刀锋划破了库洛的衣服,并用拔刀时的力量撞开了对方。


看着目瞪口呆坐在地上下巴都要掉下来的骗子,里恩动作干脆利落地还刀入鞘,“请不要以歧视的眼光看待Omega,失陪。”


一直目送着里恩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库洛才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裤子。“散步还带着刀,看来我要重新认识你了,里恩。不过对于习武之人,又是一个Omega,这也是习惯使然罢。”但是,今晚的事让库洛直觉如果这两天还留在帝都行动就必须得伪装好自己,以防不小心再和里恩这样面对面地接触。


为什么会放松警惕呢?为什么那家伙靠近自己的时候会完全没察觉到呢?帝国解放战线的头领把原因都归咎于下午见到的绯红终焉魔王身上,碎碎念着回到了下榻的酒店里。而里恩带着糟糕的情绪返回帝都游击士协会支部旧址时,躲在被窝里的菲伸出头来,被枕头蹂躏过后的一头银发显得更乱了。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轻声问道:“里恩,你去约会了吗?”


“菲……都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里恩扶住额头。


“你的脸很红。”


“啊!”里恩摸了摸脸,才想起来自己什么信息也没问到,就那样被对方“强迫”着离开了那里。


“里恩,你是不是有什么在意的事?说给我们听听,说不定能帮到你。”劳拉不知什么时候也醒了,睁开双眼坐了起来。


“谢谢,我没什么事,大家休息吧。”


“里恩。”劳拉掀开被子下了床,光着脚走到里恩旁边,单手叉腰,用琥珀色的双眼仔细观察着他。没有束发的劳拉看起来不像白天那样英气逼人,多了一点女性的柔美,但这也掩盖不了她是一位Alpha的事实。“虽然刚入学时也曾经因为你故意保留实力而找过……你的麻烦,但我怎么觉得,你从掠夺者手下生还以后,又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哈哈,有吗?”里恩有些心虚地用左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他知道左腕上现在缠绕着劳拉和菲看不见的,独属于罪人的标志。


不能得救的不义之人。荆棘见证人之罪恶,象征女神的诅咒与责罚。里恩不知道这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群人,背负这种力量,被其他人所敌视与孤立。


劳拉看着里恩的左手,很久没有说话,最后她转过身,走回属于自己的那张睡床。“睡觉吧,明天就是夏至祭了,实习结束以后你还要去找妹妹不是吗?”


劳拉说得对,现在想再多也没用。里恩躺进被窝里,闭上眼睛,只是在进入梦乡前,他再也无法把那个青年的身影从脑海中驱逐出去。


 


 



 
评论
 
热度(44)
  1. 濡鳥七曜外典 转载了此文字
  2. lun七曜外典 转载了此文字
    0.0
© lu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