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云端。

Infect Tangible:

云端。


[VC]


[清水希望可治愈]


[乐正绫中心]


[也许这是真·清明祭]


[BGM:《云端》]


[作者泪了整整一个BGM]


Begin.


[柔软在上空缠绵 宁静的白色彼岸 云端有雪在徐徐飘 漫天飞舞白花瓣]


乐正绫一个人站在海边。


天空蔚蓝之上是薄白卷舒,天空的尽头只有悠远的笛声。


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和不落的阳光。


乐正绫放下她手上被红线缠绕的竹笛,她总又想起她还叫绫彩音的时光。


还有雅音宫羽。


乐正绫的印象中只剩依稀的关于她的记忆,糖葫芦还有红色的双瞳,以及被绫彩音时常玩弄的毛笔尖一般的仿佛真染得墨色的发。


这竹笛还是她赠予的。


只是都模糊不清了,都和“绫彩音”这个名字一起和着茉莉的花瓣一起消散了。


后来绫彩音成了乐正绫,后来雅音宫羽成了洛天依。


再后来乐正绫就再没见过洛天依了。


那一天玉簪花开了,乐正绫折了花攒起来封了香包,又去敲天依窗。


只惜再没人应。


只有白玉簪在风中低吟。


乐正绫知道天依去了哪里,那才是他们真正归宿的使命。


从此乐正绫就再没取下过那个蓝色绸缎缝制的玉簪包,她相信总有一天可以送出去的,总有一天可以再见的。


在蒲公英飞落的日子里。


乐正绫一个人度过了2012的夏季。


第二年,大约也是梨花始盛的时候,大约也是晴天。


乐正绫见到了一个白色短发的少女。


离天依离开恰好一年。


于是乐正绫也有时给她吹笛子,和她晒太阳,和她摘梨花,和她躺在海边看云卷云舒,和她讲她和天依的故事。


乐正绫发现其实言和也有自己的温柔。


又一春。


又是玉簪花开时。


那个唤作言和的白发少女的不见了。


乐正绫什么也没有说。


她把干去的梨花洒在海边,然后坐在海岸线整整一天。


她又是一个人了。


她的笑容也凝固在嘴角边。


蒲公英还在飘。


她凝视云端,笛声悠扬。


[天涯海角早已寻遍 在云端模糊的容颜 无处寻找记忆中恬静的笑脸 印刻在远处夕阳静静怀念]


原本不应该只有绫彩音和雅音宫羽的。


Char5,墨清弦,MOKO。


都没见过了。


乐正绫对他们甚至连样貌都不甚有印象了。


他们大约也不是这个名字了吧。


好远了。


天依那里的玉簪花也开了吧。


乐正绫不知道天依现在所处的那个世界究竟位于何方。


或许在云端之上。


乐正绫怀念起记忆中依稀的恬静笑靥。


都被细碎的海浪带走了。


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不会回来了。


永远飞翔在云端了。


[穿透云层的阳光多明艳 泼洒在草地上闪耀星星点点 青蓝色蔓延直至天际在云端相连 引来相思鸟两地相恋]


梨花又开了。


还有四个月了。


乐正绫或许又会遇见谁,然后在玉簪花里相别。


或许乐正绫也将在七月飞上云端。


或许乐正绫要永远待在这里仰望苍穹而无法飞上天空。


她只愿现在暂时沉眠。


于梦境之中为谁戴上玉簪。


于梦境中俯视云端。


THE END













2014-04-07 /
转载自:Re:
/
标签: VC乐正绫
 
评论
 
热度(9)
  1. lunRe: 转载了此文字
© lun|Powered by LOFTER